·网站首页 ·贵州手机报 ·投稿 ·96677 ·新闻排行 ·繁体 ·RSS ·ENGLISH ·日本語
关键词:
多彩播报  新闻  评论  专题  策划  宽频  名博  社区  权威发布  社情民意  文化  教育  旅游  公益  健康  娱乐  图片  企业  工业  电商  黔茶  金融  汽车  国内国际
您当前的位置 :多彩贵州网多彩评论 > 贵州评论 正文  
 
陈满案22年后异地再审的标志意义
2015-05-04 10:04  来源: 多彩贵州网-贵州名博 作者: 徐甫祥  编辑: 王璞
贵州手机报 | 新闻客户端  | 新闻热线:96677 | 投稿

  1988年初,25岁的绵竹人陈满辞职,和一群老乡来到海南。1992年年底,一起杀人焚尸案震惊海口,四川人老钟遭人杀害,凶手纵火后逃走,陈满被锁定为凶手。经过长达6年的司法程序,1999年4月,陈满二审被判死缓。但陈家人认为,此案存在诸多悬疑,并为此向海南以及北京的政法机关进行申诉。今年2月,最高检复查认为,原审判决、裁定认定陈满故意杀人、放火的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。4月27日晚,最高法官方微博发布消息,指令浙江省高院对绵竹人陈满故意杀人、放火一案进行再审。(4月30日《成都商报》)

  从现有证据来看,该案确实存在“硬伤”:陈满有发案时间不在现场的人证且未被排除;预审记录在案的菜刀、血衣及十多处血痕等物证没有进行血型及指纹检测,且全部遗失,无一在法庭展示;据称是陈满手绘的唯一物证《犯罪现场示意图》,存入当年元月案卷,而证明人却是当年8月才进队的一位刑警,且不能排除“照猫画虎”的可能性。陈满之所以进入警方视野,缘于一位证人听见死者抱怨过陈满不交房租(双方是房东与租客的关系),表示要其搬走并欲揭发陈满曾经私刻公章一事,因而陈满具有报复(或灭口)杀人的可能性。

  笔者无法想象,法庭在没有任何物证可以展示的情况下,是如何判定陈满有罪的?如此恶劣的先杀人后毁尸灭迹罪行,如果证据确凿,何以只判死缓?其实,当年陈满案一审审判长的一席话道出了原委:正是考虑到公安机关的疏漏,才判处陈满死缓,而不是死刑立即执行。

  物证,作为警方破案、检方批捕、法院断案的核心证据,为什么会灭失,无非只有三种可能:一是警方确实粗心大意所致。但全部遗失的可能性有多大?除非被盗,但被盗的证据呢?看来这种可能性应该不大。若他们果真“马大哈”如此,还能去侦破迷雾重重的疑案么?

  此外,另两种可能是:一是或现场没有发现案卷所记录的菜刀、血衣及十多处血痕等物;二是或现场确有上述物证,但经检测的血型及指纹比对,均排除了陈满作案的可能。须知,即使在当年,血型检测及指纹比对都不是一件太难而又必不可少的破案程序,而现今案卷中这一极其重要证据的缺失,无论给予何种解释,都是不能自圆其说的。如果真是上述两种情况之中的任意一种,而“莫须有”的证据又出现在案卷中的话,那就只有一种解释:当事警察为凑集报批所必须的物证而虚构,记录在案后宣称遗失。

  如果上述分析推理成立,那法庭判决陈满有罪的另外两个“支点”:陈满的供述及那张《犯罪现场示意图》的真伪就更值得推敲了。被视为与勘察笔录高度“吻合”的陈满口供,其实经历了不供认—供认—收回供认—供认—再次供认五个阶段。前几次提审坚决否认,但第十一天开始,在所谓“多次提审”及“反复交代政策”后,于凌晨两点忽然供认。其后虽呈多次反复,无奈签字画押,已成定局。这里面是否存在“诱供”?若有,自然会与现场勘查高度一致了,只是这样的“一致”,谈得上接近事实真相么?至于那张图,如果坐实,则陈满作案的可能性十有八九。不过,这张图能否为证,需要排除二点:一审时为何没有,而忽然在二审时提交?陈满清晰的记得图是93年元月警方“强迫”照画的,此画也确实存入93年元月的卷宗,为何当年八月才参加工作的警察作证为当年9月亲眼所见陈满当场画下的?是记忆失误,还是“睁着眼睛说瞎话”?

  以上只是笔者的分析,此案究竟真相如何,有待于再审的结论。而让公众欣喜的是,该案的异地再审,与呼格案相比,显示了更为明显的司法进步,不管最后的结局如何,都将在推进法治中国的进程上,具有标志性的意义。

  呼格案的再审,尽管离不开法制进步的大背景,但真凶的现身,以及随之而来的舆论支持,无疑产生了巨大的推力。而陈满案显然不一样,既没有真凶浮现,亦远没有呼格案那般的社会关注度,尽管也有诸多律师的奔走呼吁,但异地再审无疑是通过最高检的复查程序启动的。如果说呼格案的再审还略显被动的话,这一次陈满案的再审,则有了更多主动而为的姿态。它一方面表明了法律纠错的决心和勇气,另一方面亦是当今法制建设进步的体现。

  陈满案的再审,还体现了“有罪推定”思维正被逐步摒弃,“疑罪从无”观念正在成为法律人的共识。当年,正是“有罪推定”的意识,加上“有案必破、限期破案”的压力,遂有了被判“死缓”的陈满案。因为“有罪推定”的意识根深蒂固,只要认定了嫌疑人为“坏人”,那么,为了让“坏人”早日绳之以法,即使是用所谓“凌晨提审”及“反复交代政策”等疲劳战术去获取有用的证据,亦在所不惜了。当然,法律“不要放过一个坏人”,但更“不要冤枉一个好人”。法律明确“疑罪从无”,其目的恰恰为了“不要冤枉一个好人”,而这正是法治中国“以人为本”宗旨的精髓所在。

  好在22年前的法庭判决中考虑到了证据“瑕疵”的因素,刀下留人,今天的陈满才能看到案子再审的一天,从这个角度说,他比呼格幸运多了。期待陈满案的再审,能给前行中的法制建设,提供更多有益的借鉴。

  多彩贵州网评论频道所登载时评作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
   
返回频道首页 进入论坛
相关阅读
 
 
新闻推荐
专题策划
【专题】贵州省第二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
【专题】入汛以来 最强暴雨袭贵州
救援进行时:载458人客船长江沉没
第28个世界无烟日 无烟生活从室内开始
【图解】贵州2015年高考倒计时 心态放松点
【图解】贵阳车牌摇号未中签咋个办?
图解:建设贵州“两高”经济带
【贵州身边事】再见,河滨车站!
新闻排行
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网站简介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(ICP):黔B2-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 5212006001
营业执照: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2408241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黔)字001号